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訪問榆林市長江送變電工程有限責任公司
行業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能源產業如何低碳轉型?代表委員們建言獻策致力碳中和

今年兩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中國作為地球村的一員,將以實際行動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作出應有貢獻。
其中,2021年的工作任務是:扎實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各項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優化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推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大力發展新能源,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積極有序發展核電。加快建設全國用能權、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完善能源消費雙控制度。實施金融支持綠色低碳發展專項政策,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
“十四五”時期的目標任務是:落實2030年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目標。加快發展方式綠色轉型,協同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別降低13.5%、18%。
數據顯示,我國能源消費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約占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的85%,電力二氧化碳排放在能源消費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中的占比約為40%。面對減排“硬指標”,能源產業如何才能順利實現低碳轉型,助力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愿景?
對此,能源電力產業的多位代表委員給出了他們的建議和觀點。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華電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溫樞剛:
積極響應“碳達峰、碳中和”要求,推動綠色轉型升級的任務十分艱巨、十分緊迫。在可再生能源大發展的背景下,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以管理、成本等為主導的內涵型發展將愈加重要。目前,中國華電正在抓緊制定碳達峰的行動方案,下一步將大力發展新能源,基地式、規?;_發,集中式、分布式應用。持續發展水電,積極推進重點項目開發,推進風光水儲一體化可再生能源綜合基地開發。探索開展新興業務,積極穩妥推進儲能、氫能、智慧能源等新興業務。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華能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舒印彪:
加快終端能源消費領域的電氣化進程,是助力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途徑,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到2060年我國電能消費比重必須達到70%以上。電能消費占終端消費比重每提高1個百分點,能源強度可下降3.7%。目前我國在工業、建筑供暖、交通等能源消費領域還存在能耗高、排放量大的問題,電氣化水平還有很大提升空間。一是深度拓展工業電氣化,促進節能減排。二是大幅提高建筑用能的電氣化水平。三是加快推進交通電氣化。四是加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為能源消費方式的綠色轉型提供科技支撐。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石化集團總經理、黨組副書記,中國工程院院士馬永生:
目前,我國能源體系建設仍存在一些問題。一是能源結構不合理,化石能源占比過高。二是石油、天然氣自給能力不強。三是能源資源與消費市場逆向分布。四是科技創新支撐引領不夠。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建議突出節約優先,著力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加快結構優化,立足國內保障能源供給。堅持自立自強,加快提升科技創新水平。深化國際合作,著眼全球拓寬能源渠道。
全國政協常委,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
實現“碳中和”目標,很大程度上要基于加快構建綠色、低碳、循環的可持續發展經濟體系。作為更安全、更環保、更便宜和更方便的能源,光伏將成為主力。隨著產業從依賴政策支持過渡到具備成本競爭優勢,商業投資將是推動清潔能源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需持續推進能源格局優化和產業結構調整。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電網產業發展部主任奚國富:
以推動終端用能電氣化為抓手,構建以電為中心的終端能源消費格局,在支持政策、技術創新、市場機制等方面系統布局,將電氣化作為落實“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舉措。建議結合數字化轉型、產業轉型,深入推進工業生產、建筑供冷供熱、交通運輸、農業農村等領域電能替代,構建以電為中心的終端能源消費格局。同時,加快全國碳市場建設,將電價與碳排放成本有機結合,緩解清潔發展與電價成本之間的矛盾,實現碳減排與電氣化提升協同推進。
全國人大代表、陽光電源董事長曹仁賢:
目前亟需建立配套機制,確?;茉粗鸩綔p少、有序退出,謹防產生新的問題。有部分地區對“碳達峰”存在誤解,仍在大幅提高化石能源使用量,認為2030年前還可以大規模上馬高碳項目,先達到峰值、再考慮下降。然而,“碳達峰”不是攀高峰,達峰之后如何減少碳排放才是關鍵。排放若長期處于高位,將給“碳中和”帶來巨大壓力。
由于全國碳市場存在僅覆蓋發電行業,納入企業碳排放基準值核算過于寬松等問題,導致對納入監管的企業減排約束力極其有限,建議從嚴核算碳排放基準值,盡快、逐步降低碳排放配額免費比例。擴大全國碳市場覆蓋行業和取消納入企業門檻。取消配額履約缺口上限值為企業碳排放量的20%的規定。建立健全對地方分配配額的監督機制。
全國政協委員、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
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7.51萬億千瓦時,其中工業用電量5.12萬億千瓦時,占比達68%,工業部門的低碳發展對中國“碳中和”目標達成具有決定性意義。在工業部門低碳發展進程中,新能源恰恰處于“綠色發力點”的關鍵位置。2060“碳中和”是一場比拼決心和耐力的長跑,來自各行各業的公私部門和城鄉居民都是這條賽道上的長跑者。未來40年,可再生能源行業必須為數以億計的,愿意參與碳中和的長跑者賦“能”,持續降低碳排放,最終實現“碳中和”目標。
全國人大代表、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
在碳中和目標的背景下,加快發展以光伏、風能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推進汽車電動化、能源消費電力化、電力生產清潔化,加速我國碳中和進程,不僅是實現綠色清潔高質量發展和氣候治理的必由之路,也是筑牢我國能源和外匯安全體系的必然選擇。建議大幅度提高我國“十四五”規劃中非化石能源占比。將我國碳達峰和碳中和的內控時間,分別提前到2023年和2050年。
由于風電光伏一直飽受棄光棄風、強制交易等問題困擾,建議嚴格執行國家《可再生能源法》與可再生能源全額保障性政策。將可再生能源保障性收購政策執行情況和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責任納入對地方政府、電網公司的考核范圍。逐步將煤電機組轉變為調峰電源。加快推動電力現貨市場及其輔助服務市場建設。
全國人大代表、遠景科技集團CEO張雷:
要把握“碳中和”這一歷史機遇,應加快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建立零碳新工業體系的關鍵基礎,在于足夠充分的零碳能源。建議及早進行頂層設計,加快工業使用能源的零碳轉化,在規劃產業空間布局時重視可再生能源豐富、低成本的區域,重點研究相關產業必需的零碳生產工藝并產業化。繼續推進可再生能源大規模發展,不僅可以確保“碳中和”目標如期實現,還能加快可再生能源成本降低,為我國構建零碳新工業體系提供廉價的零碳能源。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石化茂名石化執行董事尹兆林:
“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提出,讓能源化工產業面臨成本、技術、工藝及替代能源競爭等多重挑戰。盡管如此,減排是義不容辭的責任,企業必須克難而進。在生產用能上,茂名石化將從源頭嚴控新建項目的能耗物耗及碳排放,加快節能降碳先進工藝技術和設備應用;在產品結構上,全力開發生產環境友好產品,加快提升高端石化產品供給水平,確保“十四五”氫能產業形成規模。
男吃奶玩乳尖高潮视频60分钟,日韩精品无玛免费专区,叫大声点 浪货 腿张开点,特级欧美毛片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