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文圖書:溫潤里透出光芒

劉愛姝

2021年01月05日09: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2021年1月4日是第三個“世界盲文日”。盲文是盲人群體接受教育、獲取知識、實現自強自立的重要工具,其基礎性作用正在得到越來越深入的認識。

  盲文圖書出版也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打開一本本盲文圖書,盲人讀者的指尖輕輕地觸摸那六個變化不定的凸點,每個都飽滿且溫暖,就像觸摸親人熟悉的面龐。一個個字、一段段話、一篇篇文章,串起無數充實的日子,鋪就一條通向未來的光明之路,讓盲人讀者跨越視力障礙,成為有知識有文化的社會參與者和建設者。

  六點盲文

  通往知識世界的特殊橋梁

  對盲人而言,觸覺和聽覺是他們獲取信息的重要通道,盲文圖書在其中扮演著關鍵角色。

  盲文是靠觸覺感知的文字,最小的、可獨立運用的單位是“方”,每方有三行兩列六個固定點位。盲文的點距、方距、點高有嚴格標準,依據食指最佳觸摸點設計。盲人用兩手的食指配合摸讀,就像我們讀漢字不會拆開筆畫一樣,熟練的摸讀者也可以整體識別不同點位,摸讀速度可與普通閱讀速度相當。

  六點盲文是法國人路易·布萊爾發明的。此前,盲人書本用放大的凸版普通字母印刷,不僅數量少,而且又大又重,摸起來很慢,不方便盲人閱讀和書寫。1821年,布萊爾偶然想到用凸點代替線條創造新盲文,歷經十余年研究設計,包括文字、數學符號等在內的法語盲文才正式定稿。

  1952年,中國人黃乃參照布萊爾六點盲文體系,結合以前的舊盲字,創造了以北京話為基礎、采用分詞連寫方法拼寫的中國盲文。它有18個聲母、34個韻母,聲韻雙拼為一個音節,用另一個盲符作調號,但除生僻字外一般不標調。1953年12月,中國盲人福利會盲文出版組正式成立,開創了新中國盲人出版事業。這是中國盲文出版社的前身。1954年,第一本盲文圖書《誰是最可愛的人》出版。

  語言文字是人類學習、交流的重要工具。作為盲人專用的文字,盲文方便盲人閱讀和書寫,是盲人學習科學文化知識重要且不可替代的路徑。這條通往知識世界的特殊橋梁,為盲人平等充分參與社會生活、共享發展成果提供便利,幫助他們從社會的被救助者轉變為社會的建設者。

  60余年來,中國盲文出版社不斷積累經驗、發揮專業優勢,逐漸具備政治、文化、教育、醫藥衛生等多種類圖書的出版能力。中國盲文出版社努力做到讓黨和國家的重要文獻及時出版盲文版,讓盲人讀者知曉最新的方針政策;讓盲文教材教輔精準出版,全面覆蓋義務教育、高等教育、社會教育培訓,滿足廣大盲生的學習需求,為盲生成長成才奠定堅實文化基礎;讓文學、科技等不同類別的優秀出版物及時出版盲文版,滿足盲人讀者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

  盲文編校

  用心打磨每一個字符

  盲文圖書編校工序復雜,工作難度大。幾代盲文出版人懷著對盲文出版事業的熱愛和擔當,用心打磨每一個盲文字符,為盲人讀者提供豐富多樣的讀物和寶貴的精神食糧。

  我國的盲文是拼音文字,一般不標聲調,在實際使用中僅有5%的標調率,這就造成一些同音字和同音詞在盲文里難以區分,盲文編校人員必須反復核實確認,才能確保譯校正確。我們在看書時經常會碰到不認識的字,大多數人在不影響理解時都不查字典,可盲文編校人員一個字也不能放過,包括不同語境中的輕聲和兒化音,F代出版物的生僻字有限,但盲文圖書有一大部分是醫學書籍,中醫學、中藥學、醫古文中有大量非常見字和非常用讀音,有的字在常用字典里都查不到,非專業人士根本讀不準。盲文編輯不僅依靠《辭!贰掇o源》等權威工具書定音定調,還自己制作“小字典”,里面寫滿了生僻字以及這些字在不同語境中的正確讀音及出處。

  盲文校對是“一明一盲”兩位一組,在不同的校次中,或由明眼人朗讀、盲人核查盲文,或由盲人摸讀、明眼人核查原書。他們默契合作,記錄并改正錯誤,朝著零差錯率的編校目標努力。盲文校對人員不僅和普通出版物校對一樣具有較高的文字水平,還要多一個“分詞”的基本功,即通過語法規則和盲文特殊性對詞語進行分、連處理。只有熟練掌握盲文的音、調、空方等特點,掌握盡可能多的漢字字義、語義、寓意等方面的知識,才能正確分詞。

  為了提高盲文精確程度,方便盲人閱讀,推進盲文與數字化時代接軌,我國啟動了國家通用盲文改革,即在現行盲文基礎上,完善標調規則,規范聲調符號用法,解決過去盲文因標調過少、表音不準確造成盲人閱讀困難的問題。2018年7月1日起,我國開始實施《國家通用盲文方案》。對盲文編校人員而言,這是一個考驗。為了更快更好完成向通用盲文的出版轉型,全體盲文編譯人員加緊學習國家通用盲文規則,不論是已經習慣使用現行盲文的編校人員,還是新入行員工,都通過專門培訓,熟練掌握國家通用盲文,并且運用到盲文編校出版中去。

  可以說,在復雜繁瑣的編校過程中,盲文書的每一個字符都被編校人員溫柔的指尖觸摸過,被溫潤的聲音朗誦過,每一個盲文字符都飽含編校人員的心血和期待。

  盲文印制

  用精誠鋪就通往光明的道路

  盲文印制工藝復雜、周期長、成本高,比普通圖書印制費時費力。

  盲文圖書是單張正反面印刷,每面上都有本頁的凸點、另一頁的凹點,凹凸點有時會卡在一起,這也是盲文圖書配頁這道工序至今仍然是手工作業的原因。配頁工作操作起來像彈鋼琴,左右手要配合好,手指與手指之間也要配合好,既要快速,還要專注。一本本盲文書由一代代配頁工的雙手匯聚而成。

  折頁、鎖線是盲文圖書的特點,即每3張盲文紙在左邊1厘米處進行折疊并鎖線。之所以折頁,一是避免內頁的盲文凸點被擠壓變形,給摸讀帶來困難;二是避免出現喇叭口,折頁后書脊厚度比原來多一倍,剛好和盲文凸點的高度相當,這樣成品書的書脊和書口厚度大致一樣;三是保證鎖線及閱讀時任何一頁都可以平鋪,方便盲人摸讀。

  經過60余年的努力,中國盲文出版社精準出版盲文圖書近萬種,初步滿足了盲人精神文化和職業培訓需求。盲文圖書的日漸豐富,飽含著黨和政府的關懷,凝聚著盲文出版人的心血。

  今天,盲文圖書正在最大限度地幫助盲人消除因為視覺缺失帶來的閱讀困難。盲人通過盲文圖書進行系統學習,用自己的知識技能自食其力,還能夠幫助別人、奉獻社會。心理咨詢、推拿按摩、鋼琴調律等諸多行業閃耀著盲人的辛勤和智慧,教師、律師、工程師群體中亦不乏盲人的身影。

  或許盲文圖書的外觀沒有普通圖書漂亮,但凸起的盲文點個個都有明朗的輪廓、挺拔的身姿,不張揚,也不卑微。六點精巧變換,演繹著不同主題,靜水流深,溫潤安詳里透出光芒。

 。ㄗ髡邌挝唬褐袊の某霭嫔纾  

  制圖:張丹峰


  《 人民日報 》( 2021年01月05日 20 版)
(責編:麻潞、趙芳)
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