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本扶貧筆記  

——記汾西縣副縣長王紅林

來源:臨汾日報

2020年12月24日16:43  
 

謹以此文向所有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基層干部致敬!

——題記

4年,28本扶貧筆記。

如果沒有那紙“急性白血病”診斷書,王紅林辦公桌上高高摞起的扶貧筆記,應該還會不斷刷新高度。

8月21日,在家人和同事的反復催促下,汾西縣副縣長王紅林終于同意去太原檢查身體,走之前他已買好當天的返程車票,“還有好多事呢,今天必須趕回來!

然而,他不僅沒能當天趕回去,還被直接“摁”在了病床上。

“沒能堅持到最后一刻,我掉鏈子了!辈〈采系耐跫t林在全縣脫貧攻堅工作群發了這條信息,群內緘默無言……

2016年,50歲的王紅林當選汾西縣副縣長,分管扶貧工作。從此,這個土生土長的汾西漢子把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化作帶領全縣人民擺脫貧窮的巨大動力,在汾西縣這個國家級貧困縣脫貧攻堅的征程上,留下了一個共產黨員的堅實足跡。

(一)

“靠什么脫貧?憑什么脫貧?如何打造特色鄉鎮、特色村?這是我要帶領大家尋找的答案!

——摘自王紅林2016年10月28日的扶貧筆記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然而,汾西縣的田間地頭,卻到處躍動著農民辛勤勞作的身影。

“咱現在是新農民,和城里人一樣,每天按時上下班,修剪拉枝、治蟲治病、肥水管理,這些技術活樣樣都得會!秉S土地上奔波慣了的雙腳,踏入了像城里人一樣的“上班族”行列,52歲的團柏鄉玉露香梨產業園第一片區生產隊隊長賈玉蘭說自己“做夢都不敢想”。如今,賈玉蘭夫妻兩人一年的工資加上土地分紅有5萬多元,“在這里干活不耽誤照顧家里的老小,把園子管好了,還能掙獎金!”以前家里窮得叮當響、人前抬不起頭的賈玉蘭,如今說話底氣十足,臉上流淌著滿滿的幸福感和自豪感。

地處臨汾市東北部的汾西縣,位于呂梁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是國家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全縣14.56萬人,建檔立卡貧困戶14089戶40671人,貧困發生率32.7%。貧困人口占全市最后脫貧的3個國定貧困縣總貧困人口的2/3以上。

這里土地貧瘠、干旱少雨,全年降水量僅550毫米,可謂“七溝八梁一面坡”。為了與全國人民一道同步邁入小康社會,全縣人民向貧困發起總攻。在這場波瀾壯闊、艱苦卓絕的決勝之役中,王紅林既是前線指揮員,更是一線作戰員。

2010年12月,王紅林走馬上任團柏鄉黨委書記后,就開始琢磨:“必須找準適合當地農業條件的優勢產業!團柏鄉能否率先在全縣蹚出一條路子呢?”

走村串戶,實地調研。王紅林最終把目光鎖定在玉露香梨產業上。他堅信,只有因地制宜規模發展優良特色經濟作物,才能通過提高土地單位面積效益,向貧困打出一記重拳!

在王紅林的反復動員和大力支持下,2012年年底,團柏鄉柴洼莊村村民劉耀山帶頭成立了汾西縣高寒農牧專業合作社,并與省農科院果樹研究所簽訂了技術合作與示范推廣協議,在團柏鄉連片規模流轉土地近3000畝,栽植玉露香梨樹10萬余株,實行標準化技術規范管理。通過幾年的不斷探索創新,高寒農牧專業合作社總結出一套有機旱作、早豐、優質高效的栽培技術模式,被省農科院專家稱為“有機旱作農業的典型范本”。

受益于這一栽培技術模式,團柏產業園區年人均收入達1.23萬元,農戶申耀輝更以年收入7.2萬元,刷新了園區最高收入的記錄。

在離開團柏鄉工作崗位前夕,王紅林又一次來到他傾注了無數心血的柴洼莊村。正值秋天,綠中透紅的玉露香梨掛滿枝頭,看到父老鄉親們那一張張喜不自勝的笑臉,王紅林的眼睛濕潤了。

上任副縣長后,王紅林下定決心在全縣規;茝V玉露香梨產業,接連成功打造了3個玉露香梨精品示范園區,其中一個園區更升級為國家農業科技示范展示基地。4年時間里,汾西縣集中連片栽植玉露香梨2萬余畝,掛果面積4000畝,年產量400萬公斤,產值3200萬元。

“優先保障貧困戶入園勞動!边@是王紅林寫在扶貧筆記里的一句話,他自己心里也有一本賬,“農民入園勞動,平均6至8畝地吸收2個勞動力,每天收入60至100元,年人均收入1.5萬元至3萬元左右,再加上種植收益、土地租金和入股分紅,就能確保貧困戶有穩定可觀的收入!”4年來,全縣玉露香梨產業累計帶動2480戶6944人,人均年增收3107元,其中貧困戶917戶2567人實現穩定脫貧。

(二)

“天道忌巧,去偽而守拙。脫貧攻堅這條路沒有捷徑可走,要撲下身子,扎扎實實地去做!

——摘自王紅林2017年5月29日的扶貧筆記

2018年10月的一天,一艘滿載汾西洪昌養殖有限公司肉雞產品的貨輪,從青島港駛出,漂洋過海,走向世界;叵肫鸺尤诵牡哪且荒,總經理陳忠忠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多虧王縣長極力幫扶,洪昌才能在汾西扎得更穩!”

洪昌養殖有限公司前身是一家煤焦企業,如今已成功轉型為集肉雞養殖、肉雞分割、飼料加工、熟食加工出口于一體的龍頭企業。2017年之前,該公司年屠宰肉雞1800萬只,其中,68%的肉雞原料需要從鄰近縣市購進。2017年年初,王紅林去洪昌公司調研時對陳忠忠說:“企業在汾西,與其高價從外地購進原料,還不如在汾西增建養殖場,公司劃算,還能帶動老百姓就近務工,兩全其美呀!有啥困難你跟我說,我幫你解決!”

“王縣長,這事不好辦。資金短缺,征地麻煩,還缺水,‘攔路虎’太多,都不好解決!标愔抑野牙щy說了一大堆!安慌,咱一起想辦法!”半信半疑的陳忠忠并沒把王紅林的話放在心上,用他的話說,“這事遇上誰都不好辦!”

短短半個月后,一份可行性方案遞到了陳忠忠手里,從養殖場的選址到資金協調、如何取水等問題,方案里都給出了詳細解決辦法。王紅林的認真令陳忠忠始料不及卻也備受鼓舞。但,能干成啥樣,他心里還真沒底兒。

2017年7月22日,酷暑難耐,王紅林召集縣農業、畜牧、水利、環保等10個部門的同志,用兩天半的時間,跑遍了全縣8個鄉鎮的29處備選用地,選定了10處適宜建養殖場的地塊。

又過了半個月,第一筆用于購買設備的750萬元資金打到了洪昌公司賬上,陳忠忠感嘆不已:“有思路、有魄力、夠執著!不撲下身子干出個樣子來,怎么能對得起王縣長?”

從建養殖場的第一天起,王紅林給洪昌公司的任務就是:招工,優先選周邊的貧困戶;購原料,優先收購本土貧困戶的肉雞和輔料。

3年時間里,洪昌公司在陸續建成的10個養殖場內建起了75棟現代化養殖大棚,年屠宰肉雞量從1800萬只增加到5000萬只,從68%的肉雞依賴外地購進到95%以上在汾西本地收購。

該扶貧項目還帶動了汾西縣4000戶農戶發展肉雞養殖及相關產業,公司流轉土地又帶動了180戶農戶取得土地收益,300多名貧困勞動力成為公司的員工,有了穩定收入。同時,政府的投入也得到了豐厚的回報。2018年分紅收益260.83萬元,2019年分紅收益588萬元,今年預計收益930萬元,這些收益全部用于公益性崗位開發和深度貧困人口救助。

“有這樣的縣領導扶持企業發展,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去回報社會、回報汾西的父老鄉親?”陳忠忠由衷地說。

在精準扶貧的道路上,洪昌公司也不斷得以發展壯大,成為我市唯一一家“國”字號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全國“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先進民營企業。

(三)

“易地扶貧搬遷是給老百姓創祖業的事情,這么大的工程,上要對得起組織,下要對得起百姓!”

——摘自王紅林2017年5月9日的扶貧筆記

窮,得從根上拔。

汾西地廣人稀,村民居住分散,既不利于新農村建設,也不利于規;r業生產。作為脫貧攻堅工作中矛盾最集中、領域最綜合、工作鏈條最長的工程,易地扶貧搬遷便成為扶貧攻堅中難度最大,最難啃的一塊“硬骨頭”。

府底小區是汾西縣乃至臨汾市最大的移民搬遷集中安置點,總占地125.5畝,包括39棟住宅樓和黨群服務中心、幼兒園,共安置了邢家要、佃坪、勍香、對竹4個鄉鎮54個自然村的2040戶6258人,貧困人口占比71.6%。

“府底小區的建設既是一項扶貧工程,更是涉及幾千戶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民生工程,房子蓋不好、小區建不好,老百姓怎么能住得安穩?我又怎么對得起組織、對得起老百姓的信任和托付?”2017年開始,每天凌晨5點起床,步行去府底小區“監工”,就成了王紅林雷打不動的“早課”內容。

建筑材料質量達不到要求?換!鋼筋捆扎不牢固?返工!地下室混凝土鋪設厚度和設計圖紙是否相符?王紅林拿著尺子挨個兒量……

汾西縣城里,一座大橋通南北。王紅林住橋北,府底小區在橋南,半個小時的路程,王紅林從冬走到春,從一紙規劃圖走到41棟嶄新樓房落地建成。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中,不知寫了多少組數字、畫了多少張表格;每個鄉鎮需搬遷多少戶、已搬遷多少戶,筆記本里有明細賬,王紅林心里也有一本明白賬。

工人們對這個縣長打心里發怵,私底下紛紛議論說,這個副縣長,比工頭還嚴、還厲害!

小區建成后,誰入住?首選就是需要易地搬遷的貧困戶!這其中,最讓王紅林牽掛的是邢家要鄉大吉利村因股骨頭壞死而致貧的63歲村民李元平。

2018年的一個夏日,天降暴雨,李元平家年久失修的土窯洞在暴雨的沖刷下,最邊上的半孔窯塌了。在中間窯洞炕上坐著的李元平正著急忙慌地往窗戶邊挪的當口,門簾突然被人掀開了——

“老李,這地方真的不敢住了!”

說話的是王紅林,李元平眼前的他,大半個身子已經濕透,鞋上、褲腿上沾滿了泥水。

“我倒不想在這兒住呢,搬去哪兒?離了破窯可咋活?”李元平有一肚子話想說,可看到王紅林深一腳淺一腳地趕來,話都鯁在了嗓子眼,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沒等李元平開口,王紅林一句話就打消了他心里的疑慮,“你不要愁,出了山溝肯定要想法子讓你活!”

王紅林的第一個法子就是先給李元平治病。依托健康扶貧的好政策,李元平一分錢沒花就在汾西縣人民醫院做了手術,徹底扔掉了拐杖。

2019年8月,李元平住進了距縣城2公里的府底小區,“家”,從“3孔土窯”變成了“38棟1單元101”。

搬家那天,李元平特意把做完手術后王紅林送給他的紅毛毯鋪在床上,“做夢都能笑醒了,我現在在小區當保安,每個月都有工資,加上殘疾補助,這日子過得好著哩!”

(四)

“一天沒進辦公室,四年來很少有,到下午感覺這一天缺了什么,精神有些恍惚,這是為什么?到了晚上整理發現,還在思考工作,原來我屬于工作!

——摘自王紅林2020年5月10日的扶貧筆記

在扶貧筆記中,王紅林把汾西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稱為“福地”。

12歲那年,王紅林從家鄉對竹鎮焦家莊村來到汾西縣第二中學求學,13公里的山路,要步行五六個小時。背包里,除了書本,還有窩頭和酸菜,這是他接下來一周的干糧。

山路彎彎,黃土漫漫。農村娃王紅林靠自己的刻苦和努力,考上了師范學校,參加了工作,當上了副縣長。農村窮,農民苦,鄉親們期盼摘掉窮帽子的心愿他深有感觸,“我是農村娃,辦好農村的事,就是我的本分!

翻看王紅林的扶貧筆記,游明明、郭生才、郭全德、郭會生、郭銀生這五個名字經常出現,他們都是勍香鎮它支村的村民,也是王紅林包聯的建檔立卡貧困戶。

游明明一家六口生計全靠兒媳婦魏海燕務農維持,兩個孫子要上學,兒子生病臥床,日子過得很不容易。第一次去魏海燕家,他親眼看著魏海燕家二小子一頓飯吃了6個窩頭!“孩子們還在長身體,一定要讓他們頓頓都有白面饃吃……”王紅林被眼前的這一幕深深刺痛了。

思來想去,只有讓魏海燕有一份穩定可靠的收入,才能撐起這個家。于是,洪昌養殖公司招工的時候,從來不開口求情的王紅林走了一次“后門”,“打招呼”讓魏海燕上了班。除了工資,洪昌公司每年還給孩子發放助學金,再加上游明明在村里當保潔員的收入,一家人的日子總算有了盼頭。

盼頭,王紅林也有,他盼著全縣的貧困家庭都能過上好日子。

2018年中秋節,王紅林去了村民郭全德家,剛進院子就聽見案板上吧嗒作響,“老郭,今天吃餃子呢?”說著,王紅林進了門,卻見案板上只有胡蘿卜丁和蔥段,沒有一點肉末。

“怎么沒肉呢?”王紅林問道。短暫的沉默后,郭全德的妻子賀連英小聲擠出兩個字:“肉貴……”

“你們先弄著,我一會兒再過來!蓖跫t林轉身出了門。沒多久,手里提著肉回來了,“快,把肉也剁上!”說著,王紅林把手中的肉放在了案板上,和賀連英拉起了家常。

“王縣長一點架子都沒有,和咱老百姓一樣實誠。其實那天他問我為什么沒肉,我窮,但怕人家笑話。沒想到人家給我們買肉不說,還怕我們臉上掛不住,使勁兒找話跟我們聊……”提起王紅林的善良和細心,賀連英打心底里感激,“現在我們自己也買得起肉了,王縣長讓老頭子在村里打掃衛生,能掙工資,還給我生病的兒子辦了低保,在他的幫襯下,我們一家人也能挺直腰板過日子了!

12月21日,又是一年農歷冬至。

民間有著冬至不吃餃子會凍掉耳朵的風俗,意味著一年中最寒冷的季節到來了。

屋外,零下7℃,寒風凜冽。

屋內,爐火正旺,暖意融融。

賀連英正忙著剁餃子餡,停下手中的活計,她對添柴的老伴說:“也不知道王縣長多會兒出院,叫他來家里吃頓飯!

郭全德添柴的動作慢了下來,“聽說王縣長得的還不是小病……”

屋子里一片沉寂,爐子里的柴火兀自噼啪作響。賀連英說:“那你可留心著,等王縣長回來,咱再把他請來,給他包肉餃子吃!”

后記

不啻微芒,造炬成陽。

28本扶貧筆記,從脫貧攻堅首戰之役寫到收官之年;4年、上百萬字,記錄了一個基層干部的風雨扶貧路、悠悠公仆情。

有人說,在靜默大山的褶皺里,唯有貧困與苦難對望;王紅林卻堅信,船的力量在帆上,人的力量在心上。只要萬眾一心,沒有消除不了的貧困,幸福也終將在歷經苦難后綻放。

他把對家鄉和人民深沉的愛、對黨的事業的無限忠誠,凝聚成攻克脫貧攻堅“婁山關、臘子口”的強大力量,身先士卒,向貧困發起挑戰。

采訪過程中,記者一行被這樣一句話打動著:“王紅林就是萬千扶貧干部的代表,正是因為有許許多多像他這樣的黨員干部,這場硬仗才能敢打敢贏!”

黨旗漫卷,山水煥然。

2月27日,汾西縣如期脫貧摘帽,位列全省2019年度脫貧成效考核第一方陣第二名。與此同時,全市5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5個省定貧困縣全部摘帽。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在臨汾的廣袤田野間,在平陽大地的每一處脫貧攻堅戰場上,一批批苦干、實干、會干、肯干的黨員干部,像王紅林一樣,扎根貧困山鄉,如一束束“鋼筋”埋進地基,用一根根“鐵骨”筑牢堡壘,負重支撐,堅韌不折。

是“王紅林”們,讓汾西的貧困山鄉換了模樣;是“王紅林”們,用挺起的腰桿和磨平的腳板,用全市一個個貧困縣如期脫貧摘帽的精彩答卷,向人們傳遞著“鋼筋鐵骨”的力量!

擺脫貧困的山水為證,那曾激發貧困山鄉內生動力的精神之火,必將燃燒得更旺更亮,指引著我們一往無前;擺脫貧困的群眾深信,脫貧攻堅征程中,那些聞令而動、盡銳出戰的黨員干部們,在鄉村振興的主戰場上,仍將像熊熊的火、獵獵的旗一般,作指引,領方向。

住院前,王紅林的最后一頁扶貧筆記定格在2020年8月18日這一天,筆記里記錄著一些近期需要收尾的工作,“圓圓滿滿完成這些事,心里就踏實了!

在病房外接受采訪時,隔著口罩,我們看不清他的臉,但能捕捉到他眼神里躍動的光。

我們惟愿王紅林能保持他不敗的戰績:拔掉窮根,再戰病魔!家鄉人民更殷切期盼他早日回到工作崗位,續寫他的扶貧筆記!(記者 喬衛東 李衛紅 荀丹薇)

 

(責編:李夢文、趙芳)
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老师